虬呀

鸽。

敬人/平腹/弗朗/mako/卫庄/罗/马婷婷等
近期工作细胞,啃KP
以上全部吃凹,不逆,触雷不会炸毛。
杂食喜冷,很好勾搭ww
『高二上线受限见谅』

【辅杀】小老弟,你怎么回事?

 真•疼痛青春。
 角色属于清水茜太太,美好属于双T,欧欧西属于我。
 拙作献给我爱的豆腐太太 @_Electra_
 身体里本没有月亮,想写景的人多了,也就有了月亮。(胡诌
 (((在TV播之前写的。有时间bug(
 设Th编号为1029,Tc编号为1213。
  
†††
  
1.
   “嘿咻!”“吃我一招——免疫大溶解拳!”未成熟的T细胞阖着眼对着树上粗糙画出的靶位蓄力重重击出一拳,又狠狠地补上几脚连踢,动作吃力却生涩,蛮干的劲法积累疼痛到疲酸的肌肉上,最终以不经意地一崴结束了他的进攻,一下子就放任自己坐倒在地,并不是多么重的伤,只是微微抽搐的肌肉和涣散的注意力让他也难以忽略身体发出的警告了。
  旧小的制服裤腿摩擦得粗糙,手上殷红的血伤迅速自愈变得无恙,1213揉了揉自己的脚踝,放松地喘出几口粗气,眯着眼挺腰舒缓一下筋骨的时候才发现时候已经不早了。

  
  时候已经渐近他们这些新生细胞乖乖躺在床上休息的样子。暮色和以往一样清晰,今日淡云,留有一层蕴照光辉的薄纱。这个『世界』的天空偶尔还是呈现得很美,只可惜现世也相当不安稳,总会有讨厌的混†蛋杂菌和一些企图破坏这里的家伙,而他们的任务则是成为一个出色的淋巴细胞,保护好这个世界才行!
  这是他早就计划好了的,不仅仅是能顺利通过每次的测试,好好@活下去,即使还没有找到真正支持着他的理由,但他想成为一个出色的杀伤性T细胞,想成为一个像英雄一样的角色!

  1213慢慢起身,果然伤到脚腕已经不太碍事。不过要怎么跟教官解释是个相当令人头疼的事,让他去道歉请求原谅?他是干不出来的,抖露私下锻炼的事情肯定又会受到莫名其妙的嘲笑;尝试偷偷摸摸溜进去?他一个正正直直的人平时可从没想过做这种事……

  他迅速侧过身躲过了直冲而来的攻击,直接跌坐在地,赶紧定睛一看,在层层遮掩着的密林下小路的不远处有一个扭曲的身影在迅速靠近,倏地冒出了一点冷汗,转身爬起来就钻进了林子中,那只仅从图册上见过的恶心敌人让他的兴奋性与敏锐性大大提高,萋萋的草木并不能提供遮身的帮助,当机立断,1213决定手脚并用攀起了一棵树,三下五除二便匿在了盘虬的大树位置相当高的一个岔处,但是较细枝干令他相当缺乏安全感,偏偏此时,穿来的迅疾蠕动的声音打消了他转换位置的念头,光照渐弱所迎来的黑暗使他只能看见庞大的身躯在灵活地探索着这片区域,给他的心中也蒙上了一层黑暗,悄然放缓了呼吸。被发现或许是迟早的事,即使他拥有一定思考对策的时间,脑子也混乱成了一碗浆糊,这个地方可不敢确定有没有细胞能及时营救,他可不想还没考试就这样毫无反抗之力不明不白地死在一个细菌手里啊!?

  

  

  
2.
  1029已经预习完一整本实践战略了,天幽幽昏沉,比平时空荡安静的寝室令他感到相当不安。他知道那个坚强的笨蛋平时会在那条偏僻的小路上锻炼,但是迟钝到忘记训诫的迟归也是从没发生过的事。
  他安静地将书放置好,在走廊上观察了一下周遭相对安静的环境后,便麻利地从窗子翻了出去,光亮已经不够灿烂了,慢条斯理地扑洒在窗后不远处静静观察的小女孩脸上。

  良好的身手及观察力让1029很快得以脱出,那条路他之前也常走,偶尔碰见1213的训练让他仍存有印象,顶膝折了一枝尖锐的长枝,他还在心里暗斥了一声麻烦。破坏规则很有可能就是直接跟教官说淘汰,下定出来找人决心似乎很快,而此时他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脑子一热就出来了。
  找不到的话就算了吧。

  细菌明显的移动痕迹,不远处传来的怪异动静,促使他闪身隐没在绿意里并加快的步伐。即使他确信自己有实力同一个细菌对抗,但是他也没把握就这样贸然行动,细密地审视了一圈之后,居然在相当高的枝干看到了正朝向自己躲藏的1213,已经有破云的月华带来银光,他正紧抱着树干盯着侧后方向左右微微挪动,神情相当不安。1029也十分无奈,不自觉地放松了一点却不敢放松,精神上做好了战备,如果现在局势安全他会非常有可能把人按着说教,好在他已经迅速判断出细菌的大致方位和作战方案了。

  

  

  
3.
  身后,在1213没注意的时候,月亮已经出来了。
  形状美好,光线棉长,与云夜交融,隐隐绰绰。
  月下有人,调整角度,趁风叶静时,投掷石块。

  “啊!”
  他猝不及防,这块石头不仅仅是激起一湖波澜,原本就相当紧绷的精神让他仿佛遭雷一般大喊出声,原本在窸窸窣窣的叶丛中他就倍感不适,这一意外之击使找准位置想趁机溜掉的他分外受惊!
  一时间他手足无措,没能抓住粗干,只是勉强勾到了枝干,奇怪地挂在天空一方。他紧紧扒着感受木头的实在,闭着眼明显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下面传来细菌的狂笑已经使他已经身心一凉。这样的事态也明显令1029出乎意料了,但他此时却也没办法更多地关注上面炸毛的人,他已经达到目的了,接下来应该是进行下一步的时候。

  “哈哈哈哈哈哈,只是个未成熟的T细胞啊~还耽误我的时间,明明就这么死在外面也没关系吧?”细菌狞笑地伸出触手去把这个可怜的落单的T细胞拽下来,欺负一顿,欣赏他的丑态,最后再杀死拆吞入腹……
  它的侵略才刚刚开始,一个轻急无声地不知道从哪蹿出来的细胞把树枝狠狠地跳起来刺进了其头部。

  “混†蛋细菌!”

  十成功力,细菌想。问题不大。
  他的眼镜是划破黑林的银器,眼神是刀刃一闪的银光,也像燃烧一切的烈火。起初与这个夜晚融合在一起,仿佛如同鬼魅般的沉着与阴沉,行动在不经意的角落的人此时却像是一个明炽自由的暴发点,而一切阻挠的邪物只不过是他光明行进的污点,下场只有吞噬殆尽。

  细菌利用触手迅速回击,对方很明显不想留下缠斗的痕迹,顺势踢了一下伤口快速后跃,然而还是被突如其来擦过的触手划伤了脸颈。1029眼前这个的家伙正在因痛苦而狂乱扭动,随之而来的迅猛攻击让他判断出这只细菌已经狂怒了,无效的慢慢格挡只能让他处在下风,消耗掉这一枝唯一的武器,但他对目前环境赤手空拳的攻击并不抱有太大的期待。1029猛地一转身蹬上旁边的树干直直逼近,细菌逮住时机对他的手脚进行攻缠,1029突然对地一跳躲闪过了它的攻击,一时间高高跃起,对着刚刚攻击的旁边又添一个深洞,动作丝毫不敢怠慢,接着像是疯了一般极快地持续地刺击头部,鲜血四溅喷涌而出,带走了渐渐脱力的细菌旁边被染红的尘埃。察觉到胜券稳握的讯息后,他随手将连带着血液的枝条一扔后,用余有的力一拳打在疲软的细菌上。
  确认细菌已不再构成伤害后,他才注意到在树上围观全程紧张得失去自我的1213。

  “喂。危机解除,快下来吧。”
  缠斗中1029虽然已经注意不留痕迹,不过也难免沾上了一些血液,负了一些轻伤。他就在能直观看到1213的树旁,摘了一些草叶处理着污血。
  1213急促的声音带上了一丝沙哑。“但是这个树枝似乎已经支撑不了很久了,要是真的断了怎么办!”
  1029头也没抬。“别指望我,我接不住你的。”
  随后他就突然往树上一靠,吓得树梢哆嗦三声,害1213差点以为树枝要断了,赶紧往前粗鲁地爬了几下,树枝竟真的咔地出现裂痕。
  
  1029缓颜。“我累了,你最好快点下来,不然我就直接走了。”虽然他的室友摆出的是一副冷漠无情的嘴脸,但是1213却清晰地感受到1029非常期待接下来发生的事,这个认知令他十分不快。没想到天才也有死脑筋的时候,他更想不明白为什么偏偏是这种时候,好不容易才将细菌杀死,难道就不能施手搭救一下处境仍然危险的自己么!!
然而时间每被耽误一秒,这根随时可能崩溃的树枝所带来的恐惧越来越大,他小心地爬起半蹲着,谨慎地把重心放得很低,企图慢慢爬枝干下去。
  低头往下一看,这颗入云之树仿佛是一个天然的台阶,每一阶铺满了生命的信号,却是漆满了阴霾般的黑色与未知,万里错影摇曳着他内心的烛火,他习惯性地一闭眼,就狠下心迈出腿。

  接着就因为踩岔了极速下坠。
 
  1029却像早有预防,挺直背脊,望向上空。

  在浪漫的月光包裹之下,浓重绿衣悠长的歌声,促急而刚硬,像极了少年时期涩酸隐晦和懵懂的梦,突袭凉意残存着柔和的风,似摩挲安慰着躁动的一思一想,还有嘶鸣夜蝉和淡绪愁河还有一切未知的美好所为他们谱足穿击灵魂的杂乱无章的谱,若埋葬着一部分青春的悸动和视线的温度。

  他们不懂乐理,也不懂爱。
  
  他们只在对方荡漾出水华在惨淡银波下过分熠熠生辉的年轻眼睛中看到了同样年轻的自己。
  或许还有很多别的杂质,比如有什么闪烁开的星空,比如有什么落飞掉的绿叶,比如有什么腾空起的情绪。

  然后准备就绪的1029跳起来一脚把1213踹进了旁边缓冲的灌木丛里。
 
  1213缓了一会儿后艰难地爬了起来,看着1029,有种类似于委屈的情感在眼眶里发酵,迸出水光,之前被那群人欺负的时候也有过这种感觉,不过姑且都被他压下了。1029对着目光毫不避讳地迎上去,双管齐下两只手都对着人的脑袋弹了一下。
  眼泪这次毫无征兆地直接流出来了。

  1029叹了一口气。
  “还妄称男子汉,明明是个哭包。”
  1213张口是是暴躁的哭腔。“你是天才,你不会担心被淘汰,我只能被人嘲讽打击,细菌都说我死了可能都没人在意,出来锻炼运气不好碰上细菌还得受你骂,我又是哪里招惹你了?”

  气急反倒令1029冷静了下来。
  “你啊,真是个大笨蛋。”
  “你想成为一个优秀的T细胞你就专注着努力啊,难道你要认同让那些说大话的家伙来淘汰你吗!?还听杂菌的混话,你没有信念赢下去,你就快点跟教官报名淘汰然后死掉吧!”
  “还能节省我在你身上浪费的时间。”
  1213怔了一下,他难得没控制住全部把话讲明白了,原本想等这个家伙被气回去之后再思考对策的,这一番话大声地回荡在脑海中,听进只字,但也弱了眼泪,耷拉着脑袋。

  气氛酝酿得有些尴尬。1029思忖后,友谊性地抱了抱他,权当给微微颤抖的他做一点慰籍。骨节分明的手传来的是宽厚的温馨,还有缠着细菌恶心味道的原本令人感到清爽的味道。他起初有触电般抗拒,他发现了他的闪电。安心,还有更多。1213迟疑了一下,试探性地伸了伸他的手,也回抱住了他。
  “!”
  “……”
  气氛酝酿得更加尴尬了。1029下意识地觉得直接的推开不太好,只能冷冽地说一句“该走了。”
  1213不好意思地收回手,显得有点局促,但是情绪已经平复了许多。还嘀咕着并不是觉得自己脆弱了需要这些激将的鼓励,两个男胞搂搂抱抱真是奇怪啊,你这个家伙还真是个怪人之类的,后来呢喃到你为什么会突然冒出来啊明明我不需要你的帮助就能干掉这个细菌的,而因腿脚不便利,走得缓慢,一会儿便被1029甩在身后,1213也并不期待他听清就是了。1029缄默,牵着他就径直往回走。

  两人偷偷摸摸到宿舍外围,1029一掌捂着1213的嘴巴,极力压低了声音“只要你等会动作轻点,乖乖闭嘴,我们就能顺利进去。”
  1213也乖乖颔首。他身后有整个世界。

  1029抬了抬唇,仰首,压下了不知道为何突然就很想说的话。
  云雾散去了。今晚的月色真好。
  简直莫名其妙。

  

†††
  天台上,有强大观察力的T细胞教员和众细胞们围观了整场令人欣慰的兄弟情直播,决定还是不找他们的麻烦了。
并接着转头说:树突细胞,照片拍好了的话,还是好好收着压箱底吧。
树突:呵呵呵呵,真希望他们能留在最后呢。

  

†††
  能做辅T的原本也不失为做杀T的好手(((

评论(10)

热度(73)